欢迎来到六研范文网!

2022年度《鹿苑长春》读后感

文章来源:网友投稿 时间:2022-05-12 16:20:04

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2022年度《鹿苑长春》读后感,供大家参考。

2022年度《鹿苑长春》读后感

睡意朦胧间,他大喊了一声:“小旗!”

但那喊声不是他的声音。那是一个男孩的声音。灰岩坑那头,一个男孩和一头一岁的小鹿并肩跑过那棵木兰树,永远地消失在了维吉尼亚栎林里。

——题记

童年,无疑是每个人最美好的时光与回忆。《鹿苑长春》这本书的主人公乔迪的童年也是这般快乐、无忧,但是,童年的一切都在他十三岁的时候消失了。

书中,乔迪可以和爸爸彭尼狩猎,和邻居巴克掏野蜂蜜,参加圣诞晚会,拜访赫托婆婆……而他最难以忘却的,一定是带给他无穷快乐的宠物小鹿小旗。每次狩猎时,小鹿都在后面玩耍,为狩猎增添乐趣。乔迪空闲时也会与小鹿玩。它虽然也会捣蛋,比如跳上柜子打翻一罐猪油,但那只是显出它的机灵而已。

但是,在收养小旗第二年,乔迪十三岁那年的春天,彭尼因为干活太卖力而受了内伤,再也无法耕地了,而小旗又吃了大半庄稼嫩苗。更可恨的是,小旗又把妈妈与乔迪再次耕种的庄稼一扫而光。爸爸妈妈为了保证来年的口粮,不得不合谋将小鹿打死。然而妈妈枪法不准,只打伤了小鹿的一条腿。小旗跑出门,乔迪看见小鹿的痛苦,悲伤地将它打死。他以为这是爸妈背叛了他,摔门而去,离家出走。虽然乔迪最后还是回来了,但他不再是童年的乔迪了。

我不知道乔迪在开枪打死小旗的时候,想了什么?可能是爸爸妈妈对他的背叛,可能是小鹿与他的美好时光,更可能他什么也没有想。他那失去理智的脑中已为小鹿的离去而疯狂,为爸爸的背叛而悲愤,不得不让与他陪伴一年的小鹿从世界上消失的时候,他的'充满了小鹿与他的一个个美好的瞬间的童年,充满了与爸爸的一个个美好的瞬间的童年,也跟着小鹿一起永远地消失了。

回来后,乔迪觉得他再也不会像爱这只小鹿一样爱任何别的事物了,不管是男人、女人,还是其他东西。我觉得,童年就是这样吧,全心全意的爱一件东西,可能是破破的洋娃娃,可能是一支秃了的毛笔。虽然长大后无法理解,终会在精神上孤独一生,但是只要有这段经历,就是美好的。

但是,正如我所说的,长大后终会无法体会童年时那样纯真的快乐,童年,也就走了。

在书的开头,童年纯真的乔迪是那样地热爱大自然的神奇。他在锄玉米地时偷偷开溜,跑到河边做小水车。终于做好时,他把小水车放到河里,小水车一下一下地转起来时,他是那样地兴奋!“乔迪深吸了口气,伏在水边杂草丛生的沙地上,全副心神都被那神奇的转动吸引了去。升高、翻转、降下、再升高、再翻转、再降下——这小水车真是太神奇了!”

对这一切,爸爸彭尼怎么看呢?“由他蹦跶去吧,由他开溜,由他去做小水车。总有一天,他会对那些东西再也提不起兴趣。”

在书的最后,乔迪又做了一架小水车,不过和他爸爸说的一样,他对小水车再也提不起兴趣了。“一上一下,一上一下,小水车转起来了。银色水珠四下飞溅,但扫过水面的,不过灌丛棕榈叶而已,那转动已经没有任何魔力,小水车无法再给他任何安慰。”

他那精彩的,丰富的,有趣的,天真的童年,就这样走了。我们的,也终将离去。

但是,我们依然要接纳童年的远逝。只有接纳它,才能认真地与童年告别,无悔地走向成人的世界。乔迪,最终也接纳了它。“明天,他一定要早起,给牛挤奶、捡柴、种庄稼。但工作时,小旗再也不会在他身旁嬉戏玩耍。爸爸再也无法干重活。没关系,那些事,他一个人也能做了。”

虽然有些伤感,可它终究是要走的。愿它走得安详,走得波澜不惊。

最近正在给思思读《长袜子皮皮》,自己也在前不久读完《鹿苑长春》。都是第二次阅读。《鹿苑长春》是一部描写美国南北战争后佛罗里达州垦荒区普通人的生活,充满了乡土气息,其中作者用细致的笔法描写了丛林美丽风光。主人公是一个名叫裘弟的少年和他己的伙伴儿——一只小鹿。裘弟及父母的生活虽然艰难却也充满了温馨和欢乐。皮皮是个力大无穷、满脑子充满奇妙的鬼主意但又善良、活泼的孩子。皮皮及她的游戏给现实中的孩子带来欢笑,熟悉并崇拜皮皮的孩子会一次一次的将皮皮的动作、语言演变成游戏,会对皮皮的生活充满向往。前者小说,后者童话,在我看来却有着共同的主题:童年、成长、父母。

一、童年是孤独的。作品长袜子皮皮整体充满了明快、乐观的风格,可在细细品味的过程中,也会感到文字中流露出的孤独。皮皮的形象无论是在作品创作的年代,还是在现如今,都是具有颠覆性的意义。童年的自由在成人为孩子安排好的世界里是不可容忍的,所以才有了警察来要求皮皮去上学,才有了其他“不相关”的人要去把皮皮送到儿童室去。虽然有杜米和阿尼卡参与到皮皮的生活及游戏当中,但这两个极为听话、爱干净的孩子始终脱离不了父母的呵护及管教。孩子们两种完全不同的境地时时揪动着我的心,作品中“童年的自由”是需要完全脱离父母才可以存在,那么现实也是如此吗?读到皮皮过生日的那一章最后一段话,“汤米和安妮卡跟着他们的爸爸来到院子门口,听见皮皮在他们身后大叫。他们停下来听。风在树木间呼呼响,因此她的叫声很难传到他们耳里。不过他们还是听到了。“我大起来要当海盗,”她叫着说,“你们也要当吗?”院子门外是杜米和阿尼卡及来接他们回家的爸爸,屋内是皮皮一人,皮皮的叫声很难被听到,当然他们还是听到了,皮皮在向杜米和阿尼卡说出自己的长大后的心愿,并向他们试探性的发出邀请。但即使在故事结尾杜米、阿尼卡同皮皮共同吃下了天书药片,祈祷永远不要长大,杜米和阿尼卡也没有给予皮皮答复,。皮皮及皮皮的住房“维洛.维拉古拉”在更深的意义上只是杜米和阿尼卡的玩伴、游戏场所,只是人类童年时内心深处梦想和自由的象征。相比之下裘弟似乎更幸运一些,因为他有一个理解、体贴甚至有点宠爱他的父亲。可是在童年世界里裘弟是缺少玩伴的孩子,他喜欢的草翅膀,在世的时候因为劳动、距离以及两家之间的纠葛而很少能在一起,草翅膀的夭折也彻底的断了裘弟寻找伙伴的希望。

因为孤独,裘弟才会去要求父亲帮忙他找回失去母亲的小鹿,同时请父亲说服母亲同意他养育。裘弟精心的照顾小鹿,不惜自己不喝牛奶也要为小鹿留下食物,裘弟同小鹿说许多的内心话,讲自己同父辈们打猎的故事,小鹿给予裘弟的是倾听,裘弟从小鹿的眼神里体会是理解。回到现实中,我们做父母的有多少养成倾听的习惯?有多少能理解孩子在刷牙的过程中吹泡泡等行为?我们能理解孩子们世界中的游戏及乐趣吗?

推荐访问:《鹿苑长春》读后感 鹿苑 长春 读后感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sippr-abrasives.cn/duhougan/2022/0512/18034.html

推荐内容